第六章 景澜绣花杭州欧悦照明科技有限公司 “给阿玛,额娘请安。”景澜的大哥额图珲和二哥额鲁走了进来,三哥是方姨娘生的庶子,叫额尔赫。 哥俩进门,一起先给那尔布和瓜尔佳氏行了礼。 景澜原本坐在瓜尔佳氏旁边的,两哥哥一行礼她马上侧过身子避开了,看得那尔布和瓜尔佳氏暗自点头。 那尔布在想,不愧是我的女儿,就是懂事! 瓜尔佳氏则是在想,难得澜澜小小年纪就这么懂礼,也是时候请教养嬷嬷了。 景澜没想到这么一个小小的动作,就换来了自己往后将近十年的磨难,这是要哭唧唧了。 那尔布脸色严肃,一点也没有在景澜面前

让建站和SEO变得简单

让不懂建站的用户快速建站,让会建站的提高建站效率!

杭州欧悦照明科技有限公司 霸榜之作《清穿之入骨娇宠》,剧情紧凑,节奏明快,一次读过瘾!

第六章 景澜绣花杭州欧悦照明科技有限公司

“给阿玛,额娘请安。”景澜的大哥额图珲和二哥额鲁走了进来,三哥是方姨娘生的庶子,叫额尔赫。

哥俩进门,一起先给那尔布和瓜尔佳氏行了礼。

景澜原本坐在瓜尔佳氏旁边的,两哥哥一行礼她马上侧过身子避开了,看得那尔布和瓜尔佳氏暗自点头。

那尔布在想,不愧是我的女儿,就是懂事!

瓜尔佳氏则是在想,难得澜澜小小年纪就这么懂礼,也是时候请教养嬷嬷了。

景澜没想到这么一个小小的动作,就换来了自己往后将近十年的磨难,这是要哭唧唧了。

那尔布脸色严肃,一点也没有在景澜面前的笑脸,挥挥手让哥俩坐下,就开始询问课业,额图珲和额鲁一本正经地答着。

景澜在一旁看,大哥额图珲还不错,只是二哥额鲁要差些,被那尔布训斥了几句。

不过额鲁天生性子散漫,文不喜武一般,也是被训斥惯了,不怎么放在心上,还在一旁趁着父亲不注意朝景澜做鬼脸。

“课业要认真,知道吗?”那尔布严肃地说。

“是,阿玛。”两人立刻端正坐姿,认真地答到。

额图珲今年十岁,不过看起来比十三四岁的孩子还要高大强壮些,随那尔布,毕竟那尔布也有一米八几了,长相也随那尔布,粗犷刚正,皮肤偏黑,眼神坚毅。

景澜感叹,搁现代,这就是一军人的料。

额鲁今年九岁,脸随瓜尔佳氏,长得较为秀气,不过身材也比同龄人要高大许多了,性子比大哥额图珲活泼,但也只是在现在屋里这几个人面前,在其他人面前就是坑死人不偿命的,常常让景澜想起了不二小熊。

其实这哥俩长这么壮也和景澜有关系,这两年来她时不时找机会地给他们喝空间的水或者拿出这边也有的水果给他们吃,虽然没什么大作用,但强身健体还是OK的。

而且在康六十一年六月份的时候,那尔布带着三兄妹去庄子时,景澜仿照《射雕》的法子,把从空间里找来的《大力金刚拳》和《韶云剑谱》送到那尔布的手中。

当然不是用雕兄,这里没有雕,而是用熊,景澜自己则是修炼另一种叫《魅罗心经》的,虽然名字看起来有点那个,但这是是修炼精神力的。

这个对景澜来说比较方便,一则毕竟她的精神力都能穿过时空隧道,又继承了空间那位神将遗留在玉环的精神力,肯定强得变态。二则她不想跟自家阿玛哥哥一样,把自己练得身高马大的,不好看。

那只熊是景澜用精神力控制了吞下那两本秘籍的,后来为了让那尔布猎到它更是费了一番功夫。

现在额图珲和额鲁都在练,虽然时间短看不出来成效,但是身子骨强壮不少倒是事实。

等那尔布问完哥俩课业后,瓜尔佳氏接着问哥俩的衣食住行,并细细地嘱咐道:“学武也要注意身体。”

“知道的,额娘。”额图珲严肃地点点头。

(温馨提示:全文小说可点击文末卡片阅读)

“放心吧,额娘,我们知道啦。”额鲁笑嘻嘻地说,突然看到了那尔布放在桌子上的绣帕,随手拿起来,问,“这是妹妹绣的。”

这是什么鬼东西,烟花?在水里炸开了?

旁边一起看的额图珲也愣住了。

“咳咳……”那尔布突然咳了两声,看着他们的眼神带着警告。

哥俩立刻惊醒了,额鲁挂着坚硬的笑脸说:“恩,妹妹这花绣的很传神,颜色很鲜艳,是吧?大哥。”

额图珲一脸茫然,但连忙点头。

景澜郁闷了一下,她绣的是自己的名字,谁绣花啦!不过瞄了一眼自家二哥手里的东西,确实看不出来。

但是二哥太坏了,老是欺负她,小小报复一下好了,景澜眨巴着眼睛,软糯糯地说:“谢谢哥哥夸奖,既然二哥喜欢,那就送给二哥好了,二哥记得要随身带哦,澜澜可是会检查的。”

“啊!不是吧?”会被小伙伴笑死的,额鲁这回是笑不出来了。

额图珲马上装木头人,就怕待会妹妹也会送一条给他。

“二哥不喜欢么?二哥是不是不喜欢澜澜了?”景澜软叽叽地说,转头,假装可怜兮兮地看向那尔布,“阿玛,二哥不喜欢澜澜了。”

那尔布马上瞪了一眼额鲁,说:“你妹妹送你的,自然要带着。”

“是。”额鲁郁闷滴收起绣帕,无奈地对着景澜说:“澜澜,二哥很喜欢呢,你看,收起来了。”

额图珲看着弟弟郁闷的表情,脸上没什么表情倒是心里笑翻了,二弟每次都这样还不学乖,幸好他聪明,哈哈……大哥,原来闷骚说的就是你呀。

瓜尔佳氏看着兄妹俩耍宝,笑得很是温柔,她嫁给那尔布后虽然也曾有过不如意的事,但每次一看到这三兄妹她就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何况那尔布至始至终也对她很好,她这一生已然知足。

只希望自己的三个孩子也能一生顺遂,无祸无灾。

她转过头,语气温柔地对那尔布说:“老爷,澜澜今年五岁了,也该教教她女红,还有一些规矩了,这师傅你看是另请还是跟大格格一起?”

大格格就是景澜庶出的姐姐,名唤安宁,今年八岁了,前两年就已经请了教养嬷嬷和识字先生,而女红是她自己的姨娘教的。

那尔布想了想,说:“识字先生就一起吧,跟他交代一声,加点束脩,这位陈夫子学识不错,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澜澜都可以跟着学一学,最重要的是,为人正派。”

那尔布说着摇摇头,显然也听说了外面的流言,又说:“现在外面的那些,不知底细的,不好,再请一个教养嬷嬷,咱家就两个姑娘,一人一个也不多,至于女红,让自家的绣娘教一下就好,咱们家澜澜又不需要自己做衣服,是吧,澜澜?”

景澜连忙点点头,她绣东西是真没天分呀。

瓜尔佳氏想起年前听到的哪家女儿跟教书先生私定终身私奔的事,也理解了那尔布的意思,再说大格格性子温和,有她陪着澜澜也能静得下心,于是顺从地点点头,温柔地说:“恩,都听老爷的。”

(点击上方卡片可阅读全文哦↑↑↑)

感谢大家的阅读,如果感觉小编推荐的书符合你的口味,欢迎给我们评论留言哦!

关注女生小说研究所杭州欧悦照明科技有限公司,小编为你持续推荐精彩小说!



上一篇:杭州欧悦照明科技有限公司 世预赛-费南多失点拜合拉木破门 国足1-1泰国    下一篇:杭州欧悦照明科技有限公司 别再喊书荒,这些小说不输《盗妃,权倾天下》,剧情好看文笔惊艳!    


Powered by 杭州欧悦照明科技有限公司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系统 © 2013-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